汇聚资本大咖,加速企业成长

中富资本学院小程序

关注学院线上讲堂

直播回看|最干货内容:调整投资策略,关注后疫情的危机

来源:中富资本学院
文章附图


6月20日,中富资本讲堂在线直播,邀请复旦经管校友会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信军与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春明进行巅峰对话,主题是“后疫情时代的投资机会”。


公开课上有不少干货。为了节省时间,讲堂班班给整理出最干货的内容,以供进一步的学习分享。


讲堂班班汇总出关于疫情机会最有共鸣几句话:


1、AI开始挑战绝大部份行业的技术壁垒,颠覆企业的核心竞争力。

2、区块链即将颠覆行业生态,企业供应链优势,深度改变企业和社会的组织形态。

3、全球经济增长驱动引擎、消费市场的增长极正缓慢而坚定地改变。

4、数据资产是未来全球经济的核心驱动要素。

5、何处是长期资产的避风港。


先来看梁信军梁总的精彩分享:


关于投向策略:


不追涨,应该买安全性高的、确信可以安度危机的、有一定成长的龙头公司,并且股价距高点还有一定折扣的,比如20-30%。这种公司的特征可能包括:净负债很低或者接近零;净现金流在未来6-24个月都是正;业务未来6-24个月成长在10%以上;行业龙头、但是占比不高,这样被低迷经济淘汰掉的行业对手让出来的空间,就是它们在此后低成本快速壮大的增长空间。


应对中美潜在的长期冲突,建议优先挑选聚焦中国或美国各自国内市场的龙头企业。如果一个企业的销售额95%来自于美国本地或者中国本地,反而非常安全,因为无论中美谁想制裁对方,都无法影响到它。


关注战略性受益的行业和公司:被迫新加入online服务的企业大量增加,疫情后整体线上业务的市场规模会大增,线上广告和数字广告市场会迎来大幅持续增长,龙头企业受益。可以更关注在线必需品购物、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在线游戏等,而不是一次性受益于疫情的口罩、呼吸机等。


此外市场对于办公、商业房产的需求也发生了战略性的改变,长期看来租金会下跌,对Riets、房地产价格都有重大的影响。反过来看,对于住宅私密性空间的要求是增加的。


图片1.png


中期前景:全球大放水大概率刺激全球股市和其他资产,在疫情过后的半年到二年,在波动后会叠创新高


弘源家族办公室研究了美国经济衰退时期黄金的表现:


在过去七次美国经济衰退期间,黄金全部都录得正回报,而且四次表现好于股市,另外三次略微差过股市。黄金的避险、保值功能会更加突出(但是要区别实物黄金、有实金支撑的黄金ETF、银行发行的纸黄金、金矿公司股票)。


中美间不确定因素影响持续加强,未来市场表现的核心变数在于疫情控制的进展、中美冲突的烈度、中美贸易协定的进展。


    1) 未来几年中概股大规模回归的预期,对a股、港股将带来抽水效应;能够留在美国股市的中概股企业将更加稀缺。

    2) 关于香港:评级面临下调风险,欧美股市投资者部分资金可能外流出港,但中资、港资主导投资的债市相对影响较小。

     3) 关于中美贸易摩擦:如前所述,可以通过寻找各自本地市场中的龙头企业来避险,特别是本地销售额占比很高的企业。而越南、泰国受益较多,代表了未来可信赖的供应链认证模式崛起:部分关系到国计民生的产业,部分产能会转移到可信赖的区域,实现内部完整配套。产能布局总会靠近增长的规模市场,过去20年是中国,未来20年的亮点可能在南亚/东南亚。

     4) 中国的优势在于中产市场、完备的制造业供应链,未来可以加强这个优势,以国内市场为主导驱动+不断提高国产替代;新增的优势在于AI技术+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新基建将加强这一优势;建议关注在线服务(教育、办公、购物、政府服务、金融、游戏)、AI、区块链(如央行数字币)。

     5) 中国坚持推进金融开放,将带动其他行业开放,值得观察;例如医药行业,在高端和低端市场都将有助于新的企业和产品来华。


图片2.png



关于数字货币


数据资产是未来全球经济的核心驱动要素。智能合约和区块链支付等应用,可以对冲全球两套系统“一球两制”(中美竞争)、去全球化、不互通的风险,且在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人民币国际化。


正如曾鸣所说“品牌是要折旧的”,投资选行业的时候要看下一代人喜欢什么东西,跟年轻人在一起可能机会更多。比如加密币,在美国18-34岁人群中有18%持有,35-44岁人群就只有12%。年纪越大持有的越少,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是未来。


如何安渡波动的两三个月


持续到8月底疫情平稳甚至到11月美国大选之前,建议大家做好股市会波动两三个月的心理准备。保持一定现金仓位,买和卖都要小额分步走,通过买卖适当降低股本成本。


孙明春提到4月观察业绩预期修正带来股价重估和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风险,而高盛、大小摩都已宣布了史上最快的“熊转牛”,我非常担心市场可能太乐观了。


如何找到不被稀释贬值的投资品


今年,美国4月M2同比增长18.5%,达到1981年来最高,全年可能有20-40%,接近二战期间的27%。中国3月份的M2达到了 10.1%,近3年新高。欧元区M2则达到7.4%,2009年1月以来的新高。


如何找到不被稀释贬值的投资品呢?战略上找到跑赢M2的资产


以拥有的资产价值/全球当年经济总量来衡量,选择相对全球经济总量,扩张最快或收缩最慢的公司。未来十年中,数据资产会是推动全球经济发展的核心驱动力,谁掌握了数据资产,谁就更有价值。


例如全球移动互联网巨头、还包括把公用事业、医疗等数据资产化产生收益的,如支付行为日活量较高的金融机构、拥有精细化出行数据、健康部门等数据的公司。这些数据资产随着区块链应用,隐私权得到保护、收益权得以回归,可以在将来做到很大的规模。   


图片4.png


找到能跑赢CPI、M2的行业平台或者国别底盘


以中国过去30年为例,医疗、康养、教育行业的价格增长是跑赢M2的。在全球要找到能跑赢M2的国家平台,如果是20年前,你应该投中国,中国的GDP平均增长11%、12%,跑赢了m2。


现在和未来15年你应该投哪里呢?我个人强烈建议大家应该看看印度。参考下图,印度过去20年名义GDP的增长很高(以卢比计价复合增长率13.6%,以美元计价的话复合增长率9.9%);在金砖五国成长性股指跟标普500的对比中,2009年印度跑赢了中国,2016年中国跑赢了巴西。最后的结果就是印度第一、中国第二、巴西第三、南非第四。


图片5.png 图片6.png

图片7.png


找到有巨大流动性、足够交易量的自身通缩型资产


包括黄金、BTC等加密资产及相关产品。例如此轮宽松促使传统资产管理机构加大了btc/eth投资。


以下是孙明春博士的精彩分享:


对中国政府而言,在当前形势下,经济增长率的高低相对于防控疫情与保障民生这两个目标而言是次要问题。短期内,宏观政策的难点在于如何平衡后两个目标,而经济成长率的高低只是平衡这两个目标后的副产品。


此外,当前宏观经济政策还面临很多约束条件,财政与货币政策只能托底(保障民生、保障供应),而不能大幅度刺激需求。


宏观经济政策必须统筹兼顾经济中的供需两端,谨慎地维护市场平衡与经济稳定,并兼顾经济的中长期可持续性。因此,宏观经济政策切忌冒进。


具体来讲,宏观经济决策部门在制定政策时需要考虑以下约束条件:


1. 滞涨风险制约需求刺激政策。


为防控疫情所采取的隔离政策不只导致短期消费与生产活动下降,还会通过企业倒闭/结业、失业增加、收入下降带来第二轮的需求与供应冲击。这类冲击一旦发生,即便疫情结束了,相关的经济活动也很难完全恢复。


这就要求政府在当前形势下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例如给企业和低收入家庭提供补贴、减免税费等)和灵活的货币与信贷政策(例如保证流动性充足、避免抽贷断贷、暂时性调整贷款标准、减免利息、提供利息补贴等)。


尽可能减少企业破产倒闭,尽可能避免员工由暂时性失业转变成永久性失业,而不是简单地刺激需求。


相反,由于停工停产所导致的供应减少,宏观决策部门反而要关注在某些领域(尤其是与民生息息相关的基本生活资料和必需服务领域)出现短缺的风险,推高本已高企的通货膨胀(2020年1月份CPI通胀率达到5.4%,为8年来新高,下图)。这种滞涨风险制约了今年需求刺激政策的空间。


中国消费品物价指数(CPI)

图片8.png


2. 债务率高企制约财政、货币与信贷政策的放松。


即便只考虑防控疫情、保障民生等托底性支出,今年的财政支出都会大幅度增加。作为应对疫情的应急性开支,这些支出可考虑不受财政赤字占GDP比例3%的约束。但在此之外再增加支出以刺激需求的空间却非常有限。


虽然中央政府的债务率(即国债占GDP的比率)仍处于健康水平(2018年底为37%,下图),但考虑到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各种形式的债务的隐性担保,整体政府债务率已经不低,这也是为什么过去几年三大攻坚战中的首要任务“降杠杆、防风险”中的重点之一就是控制地方政府债务。


同样,鉴于家庭、企业与金融部门的整体杠杆率过去十年已大幅度攀升(从2008年底的147%上升到2018年底的268%,下图),通过货币与信贷政策放松来加杠杆、刺激需求的空间也非常有限。


如果决策部门执意通过加杠杆来刺激需求的话,很可能会令过去几年“降杠杆、防风险”的成就前功尽弃,加大中国金融体系的风险,并透支未来中国经济可持续增长的空间。


中国各部门债务与GDP的比率

图片9.png


3. 外部平衡目标制约国内政策放松的空间。


过去几年,中国的国际收支处于一种“紧平衡”状态。虽然经常账户依然保持连年盈余,但资本账户和“误差与遗漏”项每年都有数千亿美元的逆差。


好在金融账户这些年通过“债券通”等互联互通渠道以及增加中资企业海外美元债的发行规模等方式实现了连年的盈余,维持了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维护了外汇储备和人民币汇率的基本稳定。


值得警惕的是,中国的外债总规模已从十年前(2009年底)的4,286亿美元上升到目前的20,325亿美元,短期外债(一年内到期的债务)规模已从2,593亿美元上升到12,055亿美元,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率则从11%上升到39%(下图)。


如果采取加杠杆、刺激需求的手段来实现GDP增长目标的话,很可能会加剧海外投资者对中国的通货膨胀、债务可持续性、人民币汇率稳定等问题的担忧。


中国短期外债与外汇储备的比率

图片10.png



梁信军:我再加一点,孙明春博士谈过的关于新冠疫情四轮危机演变的观点,跟我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


第一轮,也就是过去两个月发生的股市冲击,是大量的“拥挤交易”转向之后的相互踩踏问题。


第二轮冲击很快就会到来,我认为在8月底之前能看到其威力跟风险,它由几个部分构成:


1)金融机构遭到杠杆挤兑的问题;

2)非金融企业的破产和其他的困难问题;

3)大量的上市公司会下调业绩预测,甚至下修明年的业绩,另外也会涉及到资产注销、停付股息、停止回购股票等对投资人的负面消息;

4)疫情进展不顺利或者难于控制。


第三轮冲击孙明春认为是在几个月内就会到来的,其实我们现在已经看到了,主要是由于政治导致的,包括国内的负面情绪政治危机、国际的公共关系危机。


第四轮冲击是疫情过后的十年内肯定会到来的,由于应对疫情出台了超宽松政策,会酝酿一个可能非常大的货币危机或高通胀。


孙明春:是的,在这次危机爆发之前,全球各主要经济体的政府债务负担都远远高于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前。


危机发生以后,美联储又要大幅度扩表,那么市场将来会怎么应对呢?最近一段时间黄金价格一直在涨,比特币价格表现也比较坚挺,这些很可能都是市场对冲货币体系出现危机的风险管理手段。


短期内绝大部分投资者也顾不上太多,市场也没有太多选择,先接受这些政策。但是,我认为市场是很聪明的,很多变化或者演化很可能已经潜移默化在进行中了。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由新冠疫情引发的全球危机仍处于发展阶段,金融市场的调整应该远未结束。下一轮的冲击波很可能近在眼前,必须高度警惕。


建议政府决策部门、企业家及投资者继续密切关注金融市场的潜在风险点,抓住金融市场一波三折中的喘息窗口,尽可能加强各方面的防御措施。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把“最坏情况”(worst-case scenario)考虑的更坏一些,按照“百年一遇”的事件和影响进行压力测试,做好应对更大规模、更持久的市场冲击的准备和预案。



更多精彩内容可关注中富资本讲堂线上课堂

观看直播回放

学院小程序二维码.jpg



或关注中富资本学院微信公众号

输入“投资”激活视频码

640 (1)600.png



有问题

还可随时咨询讲堂班主任

640-600.png




标签:复星集团联合创始人梁信军, 海通国际首席经济学家孙春明进, 后疫情时代的投资机会, 中富资本学院




文章分类: 中富动态
客户服务热线

18612905089

ABUIABACGAAgrtjh7wUo3OW90QIwyAE4yAE

扫一扫,关注学院微信公众号

讲堂老师微信号.jpg

联系讲堂老师,问题随时咨询